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真的是太虛了Orz

2010/08/28 18:00
以後BOSS說要聚餐,要提起十二萬分小心!

這次說是跟某中心的姐姐們、某組的組長大人、BOSS手下這個月要畢業的研究生、某院院長大人,加上BOSS還有我,一共八人就在周四時約好吃午飯,鑑於上回吃Newhouse、阿貝奇都是吃簡餐,這次說是在學校附近用餐故不疑有他。

一下車到了某店,招牌上寫著羊肉就想說這回是吃合菜(結果這家店招牌菜卻都是海鮮為主),進門沒多久就看到開完會的院長大人趕到現場,提了一個不知名的包裝袋,拆封後說到是白葡萄酒,英文標籤上標示三公升,酒精濃度17%,看完鬆了一口氣,一兩杯對我來說問題不大,所以我就安下心來吃飯。

用餐途中就發現:「糟了,院長是灌酒狂。」
在聊天愉快的氣氛下偶爾就有人起鬨要乾杯,在台灣,道地的乾杯就是一口氣喝完而非抿一口就可以交差了事,一但喝完杯子又馬上被倒滿,真的好恐怖Orz
在喝完第一杯白葡萄酒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臉色發紅、耳朵微熱,若換作是跟女性友人私下小酌幾杯我是無所謂,公開場合我真的是不喜歡沾到酒,所以聽到院長說「倒完了,沒想到我們那麼不客氣,他應該再多帶一桶」時我是真的蠻慶幸的。好死不死,店老闆是個很熱心的主,沒多久他就去地下室拿了一罐說是「本來是他兒子娶媳婦時才要開」的荔枝酒,一開封那股荔枝甜酒味很香是沒錯,看似很美味,可是我已經想要喊「STOP!」。本來想說還有半杯白葡萄酒,那我能逃過一劫吧,結果,BOSS很熱心的倒酒,連同我那半杯的白葡也被裝滿了,下意識的反應「該死的,被混酒了」,掀起一股想把那玻璃杯扔掉的衝動。最後,院長跟阿沙力的店老闆又開了罐玻璃啤酒。

海鮮美味,羊肉湯滋補,芒果乾爽口,唯獨酒我不敢恭維。
沒醉,踏出店家有點沉,坐車後開始不舒服,一下車後走到二樓我就不行了,直奔洗手台狂●,隨後奄奄一息的返回實驗室趴在桌上歇了四十分鐘又搖搖晃晃奔去洗手台,這樣來回3次才舒緩那不適症狀,還請專題生去幫我買熱牛奶墊胃(怕還沒走到7-11就倒在路邊),渾身酒味也才淡掉,可是開始起酒疹,昨晚去給醫生打針,到現在還沒消,如果再不消腫代表下周還要跑醫院(´д`、)

事後回想無誤的話,荔枝酒的味道,是高粱為底,那玩意到底幾%呀(翻桌)
這樣的經驗又累積一筆,使我更加確定我不適合喝高濃度的酒,上回喝小米酒也是讓我奔了兩趟醫院。
現在大腿上浮現大片紅點,手、胸背雖然沒昨天嚴重但還是浮腫會癢,症狀看似蕁麻疹跟酒疹一起發作Orz
好癢、好癢、抓了又會破皮好痛苦呀(滾來滾去)

這次的教訓,讓我明白出門在外碰到偶發狀況要喝酒這檔事打死也要說「不會喝」,不然真的是自討苦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No subject

不會喝酒的人+1。

其實我不知道我酒量好不好,因為目前為止喝過的量都算少:
慕尼喝一大杯啤酒杯可是濃度10%以下大概還算清醒,
可是上周在家裡無聊喝一鐵罐裝的Asahi 5%,
喝下去就頭昏了,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啊。

至於小檀啊,好好保重啊,
這種場合連路人我都為你感到恐怖。
不管性別,被教授弄醉了以後胡言亂語後果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啊...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